首页 > mg电子游戏 > 台湾 > 正文

李登辉,一个背叛者死了(中)

原标题:李登辉,一个背叛者死了(中)

“李登辉即刻下台!”“李登辉助长‘台独’势力!”“李登辉‘切腹自杀’!”……

2000年3月18日晚,数千位国民党员及支持群众包围了国民党中央党部,现场参与者情绪一度失控,不断向国民党高层车辆扔掷鸡蛋、花盆,并殴打车内人员,场面混乱不堪。

这是为何?原来,当天正是台当局领导人选举及开票的日子。因国民党在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失利,民进党胜出,国民党的党员及支持者们认为李登辉负极大责任,甚至就是他故意放水暗中助力民进党,是国民党的大叛徒,应辞去党主席以示负责。

事实上,李登辉作为国民党的背叛者,他对国民党的破坏远不止输掉2000年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那么简单。从他担任党主席以来,各种党内的斗争、分裂,都与他的明枪暗箭有密切联系。

那么,李登辉究竟是如何加入国民党并一步步来到权力中心,并最终瓦解、搞乱国民党,成为这个百年政党的叛徒?

获得赏识

如果没有蒋经国的赏识,李登辉可能会一辈子从事他熟悉的农业工作,安心做一名农业专家。

1949年,李登辉从台大农经系毕业,并留在学校当讲师。此后,他曾先后转到合作金库以及台湾“农复会”从事研究工作。在这期间,李登辉分别于1952年和1965年到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和康奈尔大学就读农业经济方面的硕士与博士学位。

那么,这位学者是如何被蒋经国所发现并赏识的呢?

据笔者了解,目前存在两种说法:

一种是说,李登辉靠“种树”获得了推荐。咋听之下是不是令人讶异?原来,1960年代前后,由于两岸对峙情况紧张,蒋经国多次前往金门视察。视察中,蒋经国发现金门岛上黄沙漫天,让官兵苦不堪言。

为此,他命令“金门防卫司令部”在全岛植树,大搞绿化。但在沙地植树,十种九死,很难存活。金门方面希望能派遣岛内农业专家来强化种树工作。

经过打听,蒋经国的亲信、时任“总政治部”执行官的王升透过“农复会”找到了李登辉。李登辉前去走访之后,提出金门要种植泡桐树和木麻黄,这一建议被当地采纳。两三年后,金门的生态大为改观。

随后,1971年,蒋经国奉命“组阁”,为了网罗台湾“本省人”进入团队,某日询问亲信王升有没有适当的人选。于是王升向他力荐李登辉。

另一种说法则是,当蒋经国行将“组阁”招募人才时,时任“农复会”负责人的沈宗瀚将李登辉以农业问题专家的身份介绍给蒋经国。当时岛内正处于经济起飞阶段,“十大建设”正在推进。因此对于经济建设方面的专家型人才,蒋经国十分重视。

而不论是哪种原因让李登辉被人举荐给蒋经国,他都最终被蒋经国选中,成为“行政院政务委员”。而在此之前,他也历经各种考验,比如被“警总”约谈7天之久,也以非党员身份在国民党中央全会上作过农业报告。

虽然李登辉的简历上有他参加共产党被捕后“自新”的记录,但显然蒋经国没有在意这段经历。相反,他特别为李登辉安排了火速的入党手续。因为照当时国民党当局的规定,“阁员”和“部会首长”最好要有党员身份。

骗取信任

1978年,蒋经国就任台当局领导人后,任命李登辉为台北市市长,次年李登辉又成为国民党中常委,可见蒋经国栽培他的意图很明显。

由于之前李登辉从政经验缺乏,在担任市长的头一个月里,蒋经国每天下班后就悄悄到李登辉家里,等候李登辉下班。有时候蒋经国已经到家了,李登辉太太曾文惠都还不知情,仍在后厨做饭。待李登辉下班回家后,蒋经国会通过聊天的形式,了解李登辉的施政措施,并把自己的理念告知李登辉。

经历3年半的市长任期后,1981年,蒋经国又派李登辉担任台湾省主席。在任职省主席期间,省议会党外议员(当时民进党尚未成立)再一次质询中提及“台独”议题,并要求李登辉表明态度。

作为省主席,他尽可以超越省政范围为借口不予答复。但李登辉明确回复说:“中国历史没有抛弃台湾,台湾怎能脱离中国大陆。”第二天,蒋经国通过阅读简报,了解到李登辉的这一回应,连说“很好,很好!”

1984年,李登辉被蒋经国提名为台湾地区副领导人候选人,成为蒋经国的副手。很显然,从政期间,李登辉骗取了蒋经国的信任。他通过对“一个中国”立场的论述表现自己的政治正确,通过谦虚、上进、没有班底的形象博得好感。

据说任职台湾地区副领导人期间,高个子的李登辉跟蒋经国说话时,站着时膝盖会弯曲,保持身高与蒋经国站立时基本持平;就坐时往往只坐椅子的三分之一,以示尊敬。

再加上蒋经国当时推行“吹台青”政策,大力启用台籍干部,于是,李登辉成为了台籍菁英的代表,“脱颖而出”。

内斗不断

1988年1月,蒋经国突然辞世。按照台湾地区宪制性规定,李登辉继任台湾地区领导人。但是当时,李登辉仅仅只是名义上的领导人,并不具备实权。当时,“行政院长”俞国华掌握着岛内的行政大权,李焕作为国民党的秘书长掌握党权,“参谋总长”郝伯村掌握军权。

因此,从蒋经国去世到1990年之前,李登辉始终被视为台湾地区过渡性的领导人。他自己也谨言慎行,没事就到蒋经国灵前拜谒,显示自己的衷心与政治正确。然而,等他站稳脚跟后,他开始显露了真面目,争夺权力,力争贯彻自己的理念。

为了一步步掌握大权,李登辉先是纵容李焕势力在党内和当局机构中排挤俞国华,迫使俞国华辞去“行政院长”,由李焕接任,并同时安排宋楚瑜接替李焕任国民党秘书长,拔掉李焕的党权。接着,李登辉利用亲信和在野党的力量给李焕施政造成困难,迫使李焕辞去“行政院长”。

最后,他先请郝伯村出任“行政院长”,让他脱下军装,从而让自己顺利掌握军队权力;然后再怂恿党外势力以“军人干政”名义,迫使郝伯村下台,最终铲除异己。

1990年,由于李登辉在台湾地区副领导人提名等问题上有些“独断”,造成国民党内的“二月政争”。党内部分人士(俗称“非主流派”,以外省籍人士为主)支持时任司法院长林洋港、蒋经国的次子蒋纬国搭档,作为另一组人选参与那一年台湾地区领导人的选举。

尽管李登辉动员了党内大佬对这组人选进行了劝退,但这次政争让党内 “非主流派”人士出走,于1993年成立为“新党”,造成国民党赴台后的第一次分裂。

而此次分裂的原因,一部分是因为李登辉为了巩固权势打击异己,同时也因为他陆续在各种言行中展露自己“台独”的一面。无论是对民进党的袒护纵容,还是多次提及“中华民国在台湾”“两岸是对等政治实体”“分裂自治”等概念,都让国民党内的统派人士看不下去,选择出走。台湾新同盟会会长许历农、新党主席郁慕明等都是如此。

但十分矛盾的是,李登辉为了自己的权力,他总是投机地选择“民主”与“集权”的方式。

比如1990年他要从代理主席扶正为党主席时,他提名自己和李元簇搭档选举台湾地区领导人时,为了减少不确定性,他逼迫国民党员不得用无记名投票方式,而只能用当着他的面起立的方式来推选他。但后来,为了对抗党内的反对势力、拉拢党外的支持势力,他又主张台湾地区领导人采用全民直选的方式。这一主张在岛内修改宪制性规定后于1996年实行。

那一年,李登辉和连战组合在四组人马的竞争中,获得了54%的选票。这也是李登辉到达权力巅峰的时候。

在李登辉当政期间,他总以“民主”之名纵容“台独”活动,但自己却透过“修宪”等过程巩固自身权力,成为“有权无责”的当局领导人。他在任期间,玩弄权术,调动特务,控制了台湾的政、经、法、军、警、特和mg电子游戏舆论,大搞谋权政治、金权政治和黑道政治。

假如大家有进一步的兴趣,笔者可以推荐一部叫《黑金》的香港电影,里面介绍了李登辉时期政府官员如何与黑道勾结大搞“黑金政治”,以及黑道人士如何通过选举漂白身份,逍遥法外的。这都是李登辉主政台湾的功劳。

最终决裂

正如文章开头所说,由于2000年国民党的败选,李登辉被国民党党员和支持者们视为党内叛徒,要求其辞职负责。在党内外的压力下,李登辉黯然辞职,提前一年多卸任党主席,并从此与国民党渐行渐远。

不过,他的走出也带走了一批“徒子徒孙”,这些人过去虽然身在国民党,却都和李登辉一样,心系“台独”,企图将“中国国民党”改造成“台湾国民党”。2001年,李登辉和这些徒子徒孙们成立了主张“极端台独”的“台湾团结联盟”(也称台联党),他被奉为精神领袖。

而这场岛内领导人选举给国民党带来的另一场分裂,则是宋楚瑜和宋系人马的出走。他们于2000年的“大选”后成立亲民党,并吸纳了不少原国民党成员。

从“非主流派”出走成立新党到宋楚瑜出走成立亲民党,再到李登辉本人辞职和成立台联党,国民党一次次遭受分裂的打击。在这一方面,李登辉难辞其咎。从这个角度说他是国民党的背叛者,搞垮国民党,并不过分。

然而更能证明李登辉是国民党背叛者的,是他“身在曹营心在汉”,故意养大对手——和他一样有“台独”理念的民进党。

1988年,主张“台湾独立建国”的“台独联盟”被获准连续两年在台湾举行年会。1990年,李登辉邀请流亡海外的“台独大佬”辜宽敏等回台参加“国是会议”。同样在这一年,李登辉特赦黄信介等34名“美丽岛叛乱犯”,并引用“赦免法”让他们可以参加选举。这些特赦的“叛乱犯”,许多都成为民进党的“中流砥柱”。

1992年5月,在李登辉的授意与推动下,台“立法院”通过“刑法”第100条的修正案,删除了有关“台独”入罪的内容。从此,海外“独派”人士纷纷回台,岛内“独派”运动风起云涌,民进党势力和政治影响力不断扩大。

对于宽容民进党的行为,李登辉还冠冕堂皇地提出过“奶水说”,意思是在实行“政党政治”情况下,国民党这样的一个大党要有胸襟,要给民进党一些“奶水”,让民进党能够长大。许历农就曾当场问他:“那长大之后怎么办?”但李登辉没有回答。

也许前面的“暗助”都只是铺垫,200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时,李登辉对民进党的暗中支持才是最大手笔的出卖国民党。

由于在“冻省”问题上(即精简台湾省政府及省议会机构,让台湾省级机构“名存实亡”)产生矛盾,原本情同父子的李登辉和宋楚瑜矛盾激化。因此,李登辉在提名参加200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国民党候选人时,有意不选择呼声最高的宋楚瑜,并不撮合连战与宋楚瑜搭配参选,致使宋楚瑜自行参选,导致国民党阵营分裂。

不仅如此,李登辉一方面继续用各种手段打击宋楚瑜(比如“兴票案”),同时对连战的辅选也不尽心。台前“考试院长”邱创焕曾耿耿于怀地表示,选举时陈水扁是5号,李登辉帮连战助选时一再说,“我已经讲过5次,我已经讲过5次”,不断比划着5的手势。另外,李登辉的亲信们许多都去帮陈水扁造势、站台,而少有人帮连战站台。连战被民进党以“黑金”等议题穷追猛打时,李登辉及其亲信也没有及时出面澄清。

最终,代表国民党的连战、萧万长组合只获得了23.1%的选票,宋楚瑜、张俊雄组合获得36.8%的选票。而代表民进党的陈水扁、吕秀莲仅以2%的微弱优势胜出,涉险过关。

可以说,民进党的胜选,李登辉出力不少。他正是国民党不折不扣的大叛徒。

然而,李登辉最大的叛徒行为,是他数典忘祖,成为中华民族的叛徒。对于这部分的卑劣行径,笔者将在下一篇中继续陈述。

来源:海外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