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mg电子游戏 > 香港 > 正文

港媒:中央为香港问题不惜一切代价

图:大公报1986年报道基本法起草期间廉希圣随专家团赴香港\受访者供图

廉希圣回忆,自1985年7月至1990年2月提出基本法草案共用4年零8个月,作为秘书处成员的他随叫随到,全程参与。在接受大公报专访时他总结起草过程为一个字:难。提及基本法,他说这是一部“一字千金”的法律,而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就是,中央为了香港问题不惜一切代价。

把保证港人信心贯穿始终

香港基本法起草过程有多难?廉希圣总结,首先是体现“一国两制”法律文件无先例可循;内地和香港两地在制度上、观念上以及文化上有着重大差异,甚至在语言上和行文习惯上也不同;同时香港是个多元化的社会,基本法要体现香港各阶层的利益;要明确基本法与联合声明的关係,当时甚至有人曾提出:联合声明中有的内容一个字不能少,没有的内容一个字不能加。

廉希圣表示,如何保证香港居民的信心问题贯彻基本法起草始终。“感觉当时就是一个信心问题解决了又会滋生另一个信心问题。在起草基本法的过程中,要不断地把香港居民的信心问题作为起草工作的一个要素加以考虑,而且还要考虑这种信心问题的缘由及其合理性。”

由於基本法作为宪制性法律应是原则性的,邓小平曾指示,基本法宜粗不宜细。“但在征求意见的过程中,写得原则性一点,怕执行时会有问题,写得稍微细一点,香港委员会说,没有给香港社会发展预留空间。所以,最终呈现出来的基本法有粗有细。”廉希圣说。

“但无论如何,在全国人大表决时,出席代表2713人,其中2660票赞成。因此,可以说基本法是全国人民意志的反映,更是香港各阶层利益的代表。”廉希圣说:“基本法就是一部‘一字千金’的法律。我记得两部基本法起草,中央是没有财政预算的,当时就有一句话:为了解决香港问题,一切都是值得的。中央很重视香港,无论什麼时候,只要能解决问题,就不惜一切代价。”

来源:大公报

0